灵赛首页
公司简介
经营理念
翻译范围
翻译价格
特色服务
翻译标准
成功案例
联系我们
《魔戒》再出新译,用中文还原“中洲”
【字体: 【返回】
来源: 新华每日电讯16版
   
    韩沛自称是《魔戒》的资深粉丝很多年,已经上映的三部曲电影她看了不知多少遍。号称《魔戒》前传的电影《霍比特人》今年年初上映后,她去电影院看了三遍,每看一次都感动得泪眼涟涟。饶是如此,这么多年来,她也没看过《魔戒》的书。
   
     “没法儿看!”她歪脖摊手,“翻译特烂!”
   
     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的韩沛,其实是个书痴,即使是不远万里地出国旅行,只要进了书店她也迈不动脚,弃优美风景于不顾。对于这个在外贸公司做翻译工作的姑娘而言,看当代英文原版小说可谓如履平地,但阅读托尔金的《魔戒》原文,仍然是个挑战。
   
     毕竟托尔金不是现代人。这位生于1897年的牛津语言学大师,其教育背景和阅读兴趣基于中世纪的文本之上,他写作用的英语也比较古老。更何况他不仅在《魔戒》中构架了一个繁复的世界,还创建了几种语言,非专业英语读者实在难以企及。
   
     像韩沛一样的国内读者很多。号称“戒迷”却没看过书,对中洲世界的想象来源不是托尔金的文字,而是同名好莱坞大片。在英国,《魔戒》是人尽皆知的经典文学作品,堪比《红楼梦》在中国的地位。国人常说,“每个人心中,都有一个不同的贾宝玉”,但提到精灵王子,中国读者首先想到的只有男演员奥兰多·布鲁姆……
   
     这个遗憾已经可以弥补。近日,《魔戒》最新译本由世纪文景出版公司与上海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。新版主要译者邓嘉宛表示,为给读者用中文还原出《魔戒》里的中洲世界,他们的翻译和编辑团队已使尽浑身解数。
   
   
   《魔戒》的中译本流变
   
   
     此前,市面上最常见的《魔戒》中文版已有两个主要译本。
   
     2002年初,《魔戒》三部曲电影第一部《指环王:护戒使者》上映后,在国内激起一阵《魔戒》热潮。译林出版社借势紧锣密鼓地将《魔戒》翻译引入中国。国内的“戒迷”多是靠这套书“启蒙”的,但他们逐渐对“启蒙老师”表示不满。
   
     当时,为了“赶趟儿”,译林请三名译者合作,一人翻译一卷。这本是常见的翻译模式,可由于翻译得太着急,文中有不少字面理解错误和大量漏译。个别名词的译法没有统一,甚至出现同一页里同一个名词译法不同的情况,看得读者云山雾罩。
   
     2004年5月,一些网友提出“抵制译林版”的口号。他们在几家大型奇幻文学网站上集体抨击译林出版社的《魔戒》翻译质量,认为译者对《魔戒》及托尔金极不熟悉,导致读者对很多情节理解错误。
   
     尽管编辑及时回应,表示会尽快修订,但直到2011年,译林才推出了《魔戒》的新译本。后者的译者朱学恒来自台湾,被一些网友封为“华语奇幻文学教主”。但也有读者认为,他的翻译比较口语化,有股台湾国语腔,“喔、唷”等零碎过多,冲淡了原著的文学味,没能还原托尔金这个语言大师的文字魅力。
   
     朱学恒本人也表示,他的译本确有遗憾,毕竟自己从来没有系统学习过翻译。他翻译《魔戒》的起因是喜欢打游戏,通过游戏接触到了奇幻文学,爱上《魔戒》,才半路出家。
   
     去年年底,世纪文景出版公司获得英国文学大师J.R.R.托尔金的全系列作品简体中文版版权,他们希望自己推出的托尔金作品是迄今为止最权威的,在译者的选择上,倾向于“科班出身”。已经推出了《霍比特人》(原译《哈比人历险记》),请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的副教授吴刚担纲翻译。今年的《魔戒》系列,则请到了毕业于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社会语言学系的专业翻译邓嘉宛。她曾翻译过的《精灵宝钻》,文笔模仿钦定版《圣经》,被誉为中文界最好的译作之一。
   
   
   用中文还原中洲世界
   
   
     接到《魔戒》的翻译邀请时,邓嘉宛几乎是第一时间拒绝了编辑。
   
     “我很擅长翻译故事,但是对诗歌没有办法。《魔戒》里有大量的诗歌,编辑只给了6个月的时间,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处理到可以让中国读者读了之后,感觉没有隔阂,可以进入那个中洲世界,我知道我自己是做不到的。如果一件事情做不好,我是不愿意去做它的。”
   
     要的就是这份慎重!编辑再三怂恿。邓嘉宛架不住,便请同为托尔金迷的翻译圈好友杜蕴慈与石中歌帮忙,三人分工协作——邓嘉宛翻译主体,石中歌翻译前言和附录,杜蕴慈翻译诗歌——总算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把新译完成。
   
     1992年,邓嘉宛还在英国上学时,就经老师介绍,读过《魔戒》英文原著,叹为观止,并盼望有一天中国读者也能读到。没想到,20年后,这个翻译中介的任务,竟然落在自己的肩头。她字斟句酌,参考了网友提供的大量资料,还加入了“托尔金协会”寻求全球“戒迷”的帮助。即使如此,邓嘉宛依旧诚惶诚恐。
   
     比故事情节更令人发憷的翻译是文中的诗歌。杜蕴慈翻译时,并不把“信达雅”作为最高标准。她还要考虑是什么种族的什么人物说唱的;该用什么体裁来表达;更重要的是,是朗诵还是吟诵出来的。
   
     “朗诵只有节奏,而吟诵还要有音乐的感觉,都要通过译文表现出来。”说着说着她竟一段又一段地哼起了表达不同情感的曲子举例,两手挥舞着打拍子,如入无人之境,仿佛忘了正在接受采访。
   
     由于之前的译著多为当代文学,每当遇到理解上存在争议的地方,邓嘉宛都会想方设法联系作者,直接和对方沟通,才能有把握,不是乱猜出来,导致纰漏。但是托尔金已逝那么久,写作时还故意在文中很多地方表达得含混不清,或玩文字游戏,邓嘉宛他们实在不知该怎么办。
   
     他们力图对得起华语读者的企盼,同时也要对得起托尔金终其一生创作的经典文学,“我总是希望我可以贴着作者意思,把中文世界里的读者直接引到作者面前,看作者的作品。”邓嘉宛向记者介绍说,他们几个译者经常为了一句诗甚至书中提到的一棵植物昼夜讨论,他们合作的译著100余万字,但在线上讨论的文字记录则不知有几百万字。
   
     将近一年时间,3位译者以及编辑团队,如同故事中人,尽心竭力地游历了一趟托尔金的语言文字之旅。在浩浩汤汤100多万字的译著最后,邓嘉宛并没有历数此间的劫难,只简单写道:“使命达成,盼托老满意,读者喜欢。”就像一个小学生,把自己一笔一画写的家庭作业,用双手捧着,呈上老师。
   
打印】 【关闭
乘车路线:20、65、220、601、603路公交车到葛村东宝路口站下车即到金都大厦。
Copyright (C) 2003-2013 南宁灵赛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0771-2834969 传真:0771-2834969
稻城亚丁自由行 柴烧 网络实名:广西翻译公司